掃黑除惡、反腐拍蠅,態度堅決、行動遲緩,官官相護是根源(1)

黃島區新聞 · 2019-01-21 08:21
原標題:掃黑除惡、反腐拍蠅,情緒堅決、行動遲緩,官官相護是本源
鞍山市工商局的腐敗問題:局長宋士剛移用員工貨幣化補貼款5060萬元,用于建千山培訓中心。只是五層樓,花了五千萬。之后終年對外租借,先是市局租借,后來是省局租借,租金不入賬。沒人查,沒人管;21.5萬元購車款被轉到市公安局配備部,后又以現金返給市工商局勞服中心,沒入賬。被誰貪婪了?而市工商局一向掛賬至今。沒人查,沒人管;45萬購房款被轉到富豪大酒店;運送分局工商所私印管理費收據,截留管理費,成為宋士剛局長的小金庫;機動車交易商場向市工商局每年上繳管理費現金60多萬元,不入賬,被私分;經檢分局局長黃光瓊私設小金庫30萬,紀委現已查實,處理結果是批判教育,扣了企業3萬元罰款,不結案、不上繳,紀委也不查。
  上述問題多年沒人查詢,紀委信訪室馬主任讓告發人愛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鞍山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付貴航、楊玉川違規選人用人。經濟開發區食品藥品局局長李振秋不具備任職資歷,檔案造假、經歷造假;選拔副處級干部,不經民主引薦,直接指定后備干部為查詢目標進行個別談話引薦;被告發后,干部監督處馬主任先是說有問題,到最終又說沒問題,怎樣個沒問題也不說出個一、二、三,就是要求告發人相信組織,逼急了就說:你愛上哪告就上哪告去;事業單位的一個科級干部終年在市局人事處以處長身份主持作業,幫李振秋檔案造假。被人告發后,紀委查詢她與付貴航是什么聯系,之后被退回原單位;楊玉川接任局長后又把她弄回來,又以處長身份到下面查核、選拔干部。被告發后,組織部說是暫時借調,還說她的手續正在辦。什么手續?人事處長的手續嗎?局長楊玉川在任職海城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時因問責被革職,按規定是不能擔任黨政正職的。組織部現已查詢事實,卻不糾正,為其各樣辯解。他曾在給分局干部講黨課時揭露說:都花錢,你憑什么就不花錢。這樣的人,組織部卻說他體現優異,能夠選拔;局長付貴航、楊玉川還慫恿部屬吃拿卡要;炒官賣官,涉嫌偷錢的犯罪嫌疑人,誣告別人打人,欺詐住院費、精神損失費的犯罪嫌疑人,他們都給選拔了。本單位沒人情愿花錢了,就從環保局往里調人;對告發人進行沖擊報復,停了兩個告發人的作業,把一個的作業桌安排到配備庫里了,公務員成了看庫房的了。揭露要挾要開除告發人;要求告發人有事請假,去請假了,又不給假,往后又要求請假。十年沒上一天班的,他們給提付處。沖擊報復告發人的各種下三濫的損招不乏其人。現在更是在單位里揭露謾罵了,他們究竟是共產黨的領導干部,仍是黑社會流氓黑老大?付貴航剛調任食藥監局局長,為了秀他的笛子獨奏,接連幾個月要求全系統下午放下作業,為新年聯歡會排練節目,為他的笛子獨奏伴舞。他與那個下臺的二胡書記有什么區別?虛報冒領車補問題反映到國家信訪局,答復說:市紀委在查,但是快兩年了,沒人管,準備檢幾年才能給告發人答復。
  鞍山現已被判刑的黑惡勢力石寶來非法經營,在啟明商場賣私運進口豬爪被查扣。石寶來的弟弟與其馬仔先是要挾我,后又是拿煙,又是要給我一萬、兩萬的,讓我把他放了,被我嚴詞拒絕。他們就撕了封條,把貨搬運走了。李振秋來當局長,要求我給放了。我不贊同。他就招集案審會整體開會,每個人都表態贊同放了,輪到我講話,李振秋話都不讓我說,就宣告閉會。會后我要求作業室主任把會議紀要簽上每個人的姓名給我,我要附在卷里。她卻遲遲不給。最終李振秋又想出一招,讓我把案件移交給另一個辦案人,案件就是我倆辦的,他就這樣把我掃除在外了。然后就給放了。付貴航、楊玉川、李振秋就是這樣充任黑惡勢力的保護傘的,他們收了石寶來多少錢,該不該查詢清楚。之后對我進行沖擊報復,停了我的作業至今。就這一問題,市政法委領導、市掃黑辦現已確定歸于黑惡勢力保護傘,現已指示,轉到了市紀委。我問紀委我的資料在哪個部分,紀委立案沒有,沒人答復我。問信訪大廳的紀委信訪接待室,他們說無權過問;問紀委書記專線電話接線員,說不能核實我的身份,我要去見他又說不可,讓他把狀況通知信訪大廳他們紀委的人,他又不贊同,卻還讓我去信訪大廳問。后來又說:或許轉到食藥監局紀檢組了。工商局和食藥監局的腐敗問題有的我現已告發多年了,他們就是這樣推諉扯皮的。誰在充任腐敗分子的保護傘?某些腐敗分子只要落馬了、進去了,才會知道什么叫薄情寡義,不然總以為自己多有才、多有人格魅力。正是由于有關部分的不作為,才使得官場上的惡勢力勇于揭露沖擊報復。以上問題假如紀委都不論,那么底層沖擊黑惡勢力保護傘、反腐拍蠅作業誰來管?現在,楊玉川還被任命為三合一部分--商場監管局局長。組織部說他的黑惡勢力保護傘問題不是很嚴峻,說是紀委說的。是黑惡勢力石寶來私運販私不嚴峻,仍是未經檢疫的私運豬爪流入商場,上了大眾的餐桌不嚴峻?仍是他們拿黑惡勢力的賄賂,為黑惡勢力充任保護傘不嚴峻?掃黑辦說假如狀況事實,問題很嚴峻。政法委說掃黑除惡的局勢下,誰也不敢不查。到了紀委就成了問題不是很嚴峻。真是邊腐邊升,越是被告發,越是被重用。官場現狀仍然如此嗎?
上一篇:關于任玉婷為逃避刑事責任 賄賂杭州市文暉派出所副所長方杭軍等人的舉報(4)
下一篇:讀書筆記第15天激發孩子的天才力量(4)

文章推薦:

讀書筆記第15天激發孩子的天才力量

海航旗下公司真心流弊拖欠供應商

湖北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