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商訥河投資之殤是誰的悲哀?(轉載)(2)

黃島區新聞 · 2019-01-21 08:17
原標題:港商訥河出資之殤是誰的悲痛?(轉載)
市場經濟展開到今日,招商引資早已成為各級政府帶動展開地方經濟的首要手法。可是近年來關于招商引資過程中,企業與政府發作膠葛的案子不時被媒體曝出,而這些事情的成果無一例外是以企業的失利而告終。因為企業是項目施行人,政府是項目主管方,“小媳婦”和“大婆婆”比較永遠是弱勢的一方,這就導致了招商引資不光達不到“雙贏”的局勢,反而一再為出資人所詬病。大棒加黃油,招你時是黃油,滿嘴方針比蜜甜。一旦進來,關門打狗,大棒漫天飛,所以才有了“出資不過山海關”這句名言。這不,筆者近期就接到商人王珂先生的電話,反映的就是自己的弟弟王瓊在黑龍江訥河出資所遇到的糟心事兒。

  出資通過:

  王瓊,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多年致力于推進香港與內地的商務活動,在電子等范疇與珠三角一帶多處小商品城有著親近的商務協作。  2013年初夏,黑龍江省招商局協同訥河市政府招商團在深圳市招商會上正式提出約請,期望王瓊到黑龍江訥河出資,以推進當地經濟建造。在省市兩級政府招商團的感化下,王瓊帶領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同仁屢次赴訥河調查,并與訥河市政府到達一致,決議一起建議建造“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暫定名)。2013年8月24日,訥河市人民政府(甲方)與王瓊擔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乙方)正式簽定了建造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的《項目出資協議書》,項目建造期限自2013年9月至2015年9月,協議一起要求乙方應在訥河市注冊建立獨立核算的法人公司。  在隨后的項目推進過程中,因為項目開端選址在訥河市火車站鄰近,該土地有鐵路線通過,所以項目必需求通過鐵道部批閱而停滯。后訥河市政府從頭選址,終究挑選了棚改四號地段。并就項目用地改變,于2014年9月24日,訥河市政府與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簽定了一份《項目補充協議》。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引入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天然人張繼發為項目協作商,并正式簽定了《訥河義烏小商品城建造與分配三方協議》,正式發動項目。由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及張繼發擔任全體項意圖出資與建造,并擔任前期的拆遷、開工建造前的各項出資(得到訥河市政府認可,并以訥河市政府名義展開了動遷作業),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擔任項意圖立項、行政手續批閱。為確保項意圖真實性、可行性,一起也監督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及時實行合同,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給付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確保金400萬元(前期項目出資補償)。2014年10月30日,依照訥河市政府要求,訥河市益華實業有限公司正式建立,法定代表人為項目協作方代表薛賓亮,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指使代表劉鴻義做為股東之一。至此,王瓊由項目建議方,成為此項意圖建造方訥河市益華實業有限公司首要股東之一。

  2015年1月16日,訥河市發改委對《關于訥河義烏小商品城項目建議書》進行了批復,王瓊帶領建造團隊開端實行項意圖立項和行政手續批閱的職責,并向市政府交納了500萬動遷確保金。在動遷過程中,因項目地塊內有住戶索要高額補償款,沒有與政府動遷部分到達協議,然后導致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建造項目歷經三年多停滯不前。為此,協作方屢次上書訥河市委市政府,說明動遷要義,所遇問題最大的結癥是政府旗下的動遷辦非但不作為,還無數次刁難承建方,一切文件俱在(附后)。在承建商與訥河市政府的多方斡旋下下,訥河市政府終究斷定由承建方的協作商衣志國(音)代表市政府動遷辦安排動遷(顯著違規),建造方一次性出資3000多萬元,在一個月左右,即完結了370戶的動遷作業,但仍有5家住戶,至今沒有到達動遷協議。

  縱觀訥河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運作通過,王珂以為王瓊的商業行為根本不構成欺詐違法,而項目停滯,職責是多方面的,但首要職責在訥河市政府。理由如下:

  一、王瓊的運營行為是合法的根本不構成欺詐違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則,欺詐罪是指以不合法占有為意圖,用虛擬實際或許隱秘本相的辦法,騙得數額較大的公私資產的行為。欺詐罪侵略目標不是騙得其他不合法利益。該罪的根本結構為:①行為人以不法一切為意圖施行欺詐行為→②被害人發作過錯認識→③被害人依據過錯認識處置產業→④行為人獲得產業→⑤被害人遭到產業上的丟失。

  1. 王瓊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沒有虛擬實際,籌建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是在黑龍江省招商局以及訥河市政府正式招商下,到訥河創業,沒有以不法一切為意圖性。在項目進行中,一切立項都是在政府同意下進行的,假如存在違法,政府及協作各方都有法令職責,而并非王瓊一個人有職責。

  2. 在王瓊被控涉嫌欺詐違法,并無欺詐被害人,更談不上被害人發作過錯并處置產業。

  3. 王瓊及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并未獲得產業,也沒有受害人遭到產業上的丟失。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給付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的400萬元是對前期王瓊公司投入的補償。

  二、王瓊的運營行為也不構成合同欺詐罪。依據《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和第一百五十二條的規則,運用經濟合同欺詐別人資產數額較大的,構成欺詐罪。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膠葛案子中觸及經濟違法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則》,合同欺詐有必要具有如下要素:虛擬主體、冒用別人名義、運用假造、變造或許無效的單據、介紹信、印章或許其他證明文件、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能實現的收據或許其他結算憑據作為合同實行擔保的、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符合擔保條件的抵押物、債務文書等作為合同實行擔保的、運用其他欺詐手法使對方交付款、物的。

  1. 王瓊并未虛擬主體。

  王瓊為法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不存在虛擬主體的行為,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是合法的股份公司,與訥河市幾方面一起建議的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是訥河市政府的揭露招商引資項目,項意圖建議、立項、批閱、規劃、動遷等都是在訥河市政府領導下,通過正式批閱的項目,所以王瓊以及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不存在虛擬主體的行為(2013年8月24日,訥河市政府與王瓊擔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簽定了建造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出資協議書》)。

  2. 王瓊沒有冒用別人名義。

  在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上,“小商品城批發城”是這個項意圖主體,而加盟“義烏小商品城”是為了品牌的增值,以及營銷途徑的同享。在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建造竣工并具有運營的根本條件后,向敞開的“義烏小商品集團”提出加盟及冠名請求。  縱觀全國的義烏小商品城項目,加盟形式舉目皆是(《義烏我國小商品城集團連鎖加盟事務布告》附后)。義烏小商品城是敞開的連鎖加盟途徑,在條件具有的情況下,義烏小商品城辦理途徑是鼓舞社會各界加盟的,并且條款明晰,手續簡潔。  訥河建造嘉泰義烏小商品城項目,是訥河市政府、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張繼發等一起倡議并到達一致,一起興修的項目,并非是王瓊個人志愿主導的項目,天然也就不存在所謂的王瓊合同欺詐,假設說存在合同欺詐,也應是包含政府在內的協作方團體的一起違法。

  3. 王瓊從未運用假造、變造或許無效的單據、介紹信、印章或許其他證明文件。

  4. 王瓊沒有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能實現的收據或許其他結算憑據作為合同實行擔保。

  5. 王瓊沒有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符合擔保條件的抵押物、債務文書等作為合同實行擔保;

  6. 王瓊沒有運用其他欺詐手法使對方交付款、物的的行為。

  二、訥河市政府違背協議約好,沒有依照協議要求供給完好凈地,是導致項目停滯的首要原因。

  王瓊與訥河市政府于2013年8月24日簽定了《項目出資協議書》,因用地改變于2014年9月24日又簽定了一份《項目補充協議》,可見,補充協議距《項目出資協議書》中約好的項目建造開工期限2013年9月,時刻已通過去了一年多了,但項目用地還沒有斷定下來,項目從頭選址后,《項目補充協議》明晰約好訥河市政府應“供給建造凈地約5萬平方米”,所謂“凈地”即地上沒有任何建筑物,到達“五通一平”,這也是《項目出資協議書》中第二項第一款甲方訥河市政府應承當的職責。可是,現在仍有五戶拆遷戶和兩家工廠滯留在項目用地上,至今嘉泰義烏小商品城項目也沒有拿到政府承諾的“凈地”。因而,這是導致該項目遲遲無法開工的首要原因。即便有職責,職責也應由擔任拆遷的市政府承當首要職責,是他們合同違約,王瓊在這其間沒有任何合同違約行為。

  2014年就簽定動遷協議的動遷戶,4年多時刻沒有回遷,引發了老百姓的強烈不滿,職責是多方面的。但依照項目協議書約好,訥河市政府應當承當首要職責,項目承建方不只按政府要求交納了500萬動遷確保金,并且出資3000多萬元安頓動遷,非但沒有得到政府了解支撐,還被訥河市動遷辦以各種理由索要巨額金錢(有交款憑據為據)。在此期間,項目建造方屢次上書政府,陳說所遭受的種種政府不作為、亂作為而引發的種種困難。政府幾乎是置之腦后,置之腦后。

  三、從項目建議、立項至今,王瓊以及王瓊的公司不只僅是項意圖建議人,并且是項意圖首要股東之一,投入巨大閱歷和資產,天然也就不存在所謂的合同欺詐。  四、時至今日,包含王瓊在內一切承建方各股東均未拋棄此項目,并想方設法推進項目施行。但訥河市政府卻冷眼旁觀,無所作為,不去實行職責,趕快完結動遷。而是在大眾數次上訪的前提下,推諉職責,力求將項目遇阻的職責推到出資方。時至今日,訥河市政府部屬一切參加此項意圖單位以及擔任人,無一人因而項目向政府領導反映,政府也未對任何單位與個人就此項目進行調查問責,王珂不由心里疑問,這正常嗎?

  “常傳聞出資不過山海關,沒想到現在咱們自己就切身感遭到這句話的內在,這怎么會不讓外來出資商感到悲傷和心疼呢?”王珂在電話里的聲響很丟失,他說:“我代表王瓊的家族表態,咱們情愿持續支撐訥河市的經濟建造,也情愿盡全力促進這個項意圖順利進行。假如王瓊的確違法,咱們情愿承受法令的賞罰”。

  “民企生計困難”應該是近兩年來絕大多數企業主遍及認同的一個實際。2018年11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民營企業座談會開釋出了很顯著的信號:中心將毫不動搖的支撐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展開。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王珂期望訥河政府可以正視在出資項目中所遇到的問題,不要將一切職責全都加諸于王瓊頭上,更不要沖擊原本就如履薄冰的企業家們的出資熱心!給王瓊一個公平的判定,也為當地發明一個杰出的出資環境!

  2019年1月15號,黑龍江省優化營商環境“鐵律”出臺,省委省政府明晰表態:堅決打好優化營商環境攻堅戰!!!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黑龍江省優化營商環境法令(草案)》。

  黑龍江省委書記明晰表態:對損壞營商環境者,咱們要共批之,共討之,嚴肅查處之!打造杰出營商環境,是全社會一起職責,每個人都要把自己擺進來,任何人都不是局外人,要構成“人人都是環境”的港商訥河出資之殤是誰的悲痛?

  市場經濟展開到今日,招商引資早已成為各級政府帶動展開地方經濟的首要手法。可是近年來關于招商引資過程中,企業與政府發作膠葛的案子不時被媒體曝出,而這些事情的成果無一例外是以企業的失利而告終。因為企業是項目施行人,政府是項目主管方,“小媳婦”和“大婆婆”比較永遠是弱勢的一方,這就導致了招商引資不光達不到“雙贏”的局勢,反而一再為出資人所詬病。大棒加黃油,招你時是黃油,滿嘴方針比蜜甜。一旦進來,關門打狗,大棒漫天飛,所以才有了“出資不過山海關”這句名言。這不,筆者近期就接到商人王珂先生的電話,反映的就是自己的弟弟王瓊在黑龍江訥河出資所遇到的糟心事兒。

  出資通過:

  王瓊,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多年致力于推進香港與內地的商務活動,在電子等范疇與珠三角一帶多處小商品城有著親近的商務協作。

  2013年初夏,黑龍江省招商局協同訥河市政府招商團在深圳市招商會上正式提出約請,期望王瓊到黑龍江訥河出資,以推進當地經濟建造。在省市兩級政府招商團的感化下,王瓊帶領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同仁屢次赴訥河調查,并與訥河市政府到達一致,決議一起建議建造“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暫定名)。2013年8月24日,訥河市人民政府(甲方)與王瓊擔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乙方)正式簽定了建造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的《項目出資協議書》,項目建造期限自2013年9月至2015年9月,協議一起要求乙方應在訥河市注冊建立獨立核算的法人公司。

  在隨后的項目推進過程中,因為項目開端選址在訥河市火車站鄰近,該土地有鐵路線通過,所以項目必需求通過鐵道部批閱而停滯。后訥河市政府從頭選址,終究挑選了棚改四號地段。并就項目用地改變,于2014年9月24日,訥河市政府與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簽定了一份《項目補充協議》。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引入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天然人張繼發為項目協作商,并正式簽定了《訥河義烏小商品城建造與分配三方協議》,正式發動項目。由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及張繼發擔任全體項意圖出資與建造,并擔任前期的拆遷、開工建造前的各項出資(得到訥河市政府認可,并以訥河市政府名義展開了動遷作業),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擔任項意圖立項、行政手續批閱。為確保項意圖真實性、可行性,一起也監督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及時實行合同,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給付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確保金400萬元(前期項目出資補償)。2014年10月30日,依照訥河市政府要求,訥河市益華實業有限公司正式建立,法定代表人為項目協作方代表薛賓亮,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指使代表劉鴻義做為股東之一。至此,王瓊由項目建議方,成為此項意圖建造方訥河市益華實業有限公司首要股東之一。

  2015年1月16日,訥河市發改委對《關于訥河義烏小商品城項目建議書》進行了批復,王瓊帶領建造團隊開端實行項意圖立項和行政手續批閱的職責,并向市政府交納了500萬動遷確保金。在動遷過程中,因項目地塊內有住戶索要高額補償款,沒有與政府動遷部分到達協議,然后導致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建造項目歷經三年多停滯不前。為此,協作方屢次上書訥河市委市政府,說明動遷要義,所遇問題最大的結癥是政府旗下的動遷辦非但不作為,還無數次刁難承建方,一切文件俱在(附后)。在承建商與訥河市政府的多方斡旋下下,訥河市政府終究斷定由承建方的協作商衣志國(音)代表市政府動遷辦安排動遷(顯著違規),建造方一次性出資3000多萬元,在一個月左右,即完結了370戶的動遷作業,但仍有5家住戶,至今沒有到達動遷協議。

  縱觀訥河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運作通過,王珂以為王瓊的商業行為根本不構成欺詐違法,而項目停滯,職責是多方面的,但首要職責在訥河市政府。理由如下:

  一、王瓊的運營行為是合法的根本不構成欺詐違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則,欺詐罪是指以不合法占有為意圖,用虛擬實際或許隱秘本相的辦法,騙得數額較大的公私資產的行為。欺詐罪侵略目標不是騙得其他不合法利益。該罪的根本結構為:①行為人以不法一切為意圖施行欺詐行為→②被害人發作過錯認識→③被害人依據過錯認識處置產業→④行為人獲得產業→⑤被害人遭到產業上的丟失。

  1. 王瓊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沒有虛擬實際,籌建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是在黑龍江省招商局以及訥河市政府正式招商下,到訥河創業,沒有以不法一切為意圖性。在項目進行中,一切立項都是在政府同意下進行的,假如存在違法,政府及協作各方都有法令職責,而并非王瓊一個人有職責。

  2. 在王瓊被控涉嫌欺詐違法,并無欺詐被害人,更談不上被害人發作過錯并處置產業。

  3. 王瓊及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并未獲得產業,也沒有受害人遭到產業上的丟失。訥河國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給付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的400萬元是對前期王瓊公司投入的補償。

  二、王瓊的運營行為也不構成合同欺詐罪。依據《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和第一百五十二條的規則,運用經濟合同欺詐別人資產數額較大的,構成欺詐罪。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膠葛案子中觸及經濟違法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則》,合同欺詐有必要具有如下要素:虛擬主體、冒用別人名義、運用假造、變造或許無效的單據、介紹信、印章或許其他證明文件、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能實現的收據或許其他結算憑據作為合同實行擔保的、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符合擔保條件的抵押物、債務文書等作為合同實行擔保的、運用其他欺詐手法使對方交付款、物的。

  1. 王瓊并未虛擬主體。

  王瓊為法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不存在虛擬主體的行為,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是合法的股份公司,與訥河市幾方面一起建議的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是訥河市政府的揭露招商引資項目,項意圖建議、立項、批閱、規劃、動遷等都是在訥河市政府領導下,通過正式批閱的項目,所以王瓊以及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不存在虛擬主體的行為(2013年8月24日,訥河市政府與王瓊擔任法人代表的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簽定了建造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出資協議書》)。

  2. 王瓊沒有冒用別人名義。

  在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上,“小商品城批發城”是這個項意圖主體,而加盟“義烏小商品城”是為了品牌的增值,以及營銷途徑的同享。在訥河市嘉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項目建造竣工并具有運營的根本條件后,向敞開的“義烏小商品集團”提出加盟及冠名請求。

  縱觀全國的義烏小商品城項目,加盟形式舉目皆是(《義烏我國小商品城集團連鎖加盟事務布告》附后)。義烏小商品城是敞開的連鎖加盟途徑,在條件具有的情況下,義烏小商品城辦理途徑是鼓舞社會各界加盟的,并且條款明晰,手續簡潔。

  訥河建造嘉泰義烏小商品城項目,是訥河市政府、香港益華世界控股有限公司、張繼發等一起倡議并到達一致,一起興修的項目,并非是王瓊個人志愿主導的項目,天然也就不存在所謂的王瓊合同欺詐,假設說存在合同欺詐,也應是包含政府在內的協作方團體的一起違法。

  3. 王瓊從未運用假造、變造或許無效的單據、介紹信、印章或許其他證明文件。

  4. 王瓊沒有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能實現的收據或許其他結算憑據作為合同實行擔保。

  5. 王瓊沒有隱秘本相,運用明知不符合擔保條件的抵押物、債務文書等作為合同實行擔保;

  6. 王瓊沒有運用其他欺詐手法使對方交付款、物的的行為。

  二、訥河市政府違背協議約好,沒有依照協議要求供給完好凈地,是導致項目停滯的首要原因。

  王瓊與訥河市政府于2013年8月24日簽定了《項目出資協議書》,因用地改變于2014年9月24日又簽定了一份《項目補充協議》,可見,補充協議距《項目出資協議書》中約好的項目建造開工期限2013年9月,時刻已通過去了一年多了,但項目用地還沒有斷定下來,項目從頭選址后,《項目補充協議》明晰約好訥河市政府應“供給建造凈地約5萬平方米”,所謂“凈地”即地上沒有任何建筑物,到達“五通一平”,這也是《項目出資協議書》中第二項第一款甲方訥河市政府應承當的職責。可是,現在仍有五戶拆遷戶和兩家工廠滯留在項目用地上,至今嘉泰義烏小商品城項目也沒有拿到政府承諾的“凈地”。因而,這是導致該項目遲遲無法開工的首要原因。即便有職責,職責也應由擔任拆遷的市政府承當首要職責,是他們合同違約,王瓊在這其間沒有任何合同違約行為。

  2014年就簽定動遷協議的動遷戶,4年多時刻沒有回遷,引發了老百姓的強烈不滿,職責是多方面的。但依照項目協議書約好,訥河市政府應當承當首要職責,項目承建方不只按政府要求交納了500萬動遷確保金,并且出資3000多萬元安頓動遷,非但沒有得到政府了解支撐,還被訥河市動遷辦以各種理由索要巨額金錢(有交款憑據為據)。在此期間,項目建造方屢次上書政府,陳說所遭受的種種政府不作為、亂作為而引發的種種困難。政府幾乎是置之腦后,置之腦后。

  三、從項目建議、立項至今,王瓊以及王瓊的公司不只僅是項意圖建議人,并且是項意圖首要股東之一,投入巨大閱歷和資產,天然也就不存在所謂的合同欺詐。  四、時至今日,包含王瓊在內一切承建方各股東均未拋棄此項目,并想方設法推進項目施行。但訥河市政府卻冷眼旁觀,無所作為,不去實行職責,趕快完結動遷。而是在大眾數次上訪的前提下,推諉職責,力求將項目遇阻的職責推到出資方。時至今日,訥河市政府部屬一切參加此項意圖單位以及擔任人,無一人因而項目向政府領導反映,政府也未對任何單位與個人就此項目進行調查問責,王珂不由心里疑問,這正常嗎?

  “常傳聞出資不過山海關,沒想到現在咱們自己就切身感遭到這句話的內在,這怎么會不讓外來出資商感到悲傷和心疼呢?”王珂在電話里的聲響很丟失,他說:“我代表王瓊的家族表態,咱們情愿持續支撐訥河市的經濟建造,也情愿盡全力促進這個項意圖順利進行。假如王瓊的確違法,咱們情愿承受法令的賞罰”。

  “民企生計困難”應該是近兩年來絕大多數企業主遍及認同的一個實際。2018年11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民營企業座談會開釋出了很顯著的信號:中心將毫不動搖的支撐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展開。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王珂期望訥河政府可以正視在出資項目中所遇到的問題,不要將一切職責全都加諸于王瓊頭上,更不要沖擊原本就如履薄冰的企業家們的出資熱心!給王瓊一個公平的判定,也為當地發明一個杰出的出資環境!

  2019年1月15號,黑龍江省優化營商環境“鐵律”出臺,省委省政府明晰表態:堅決打好優化營商環境攻堅戰!!!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黑龍江省優化營商環境法令(草案)》。

  黑龍江省委書記明晰表態:對損壞營商環境者,咱們要共批之,共討之,嚴肅查處之!打造杰出營商環境,是全社會一起職責,每個人都要把自己擺進來,任何人都不是局外人,要構成“人人都是環境”的稠密空氣。

  實名爆料人:王珂

  身份證號:110107196106270010

  2019年1月17日
上一篇:被一家北京拉卡拉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騙了12000元(2)
下一篇:大學畢業生為什么容易產生緊張焦慮?(2)

文章推薦:

投訴百世快遞快遞員(3)

快遞點二次收費(2)

湖北快三直播